博客|阿科的屋子

 

这里的山
让我想起故乡海边的云

 

 

喷嚏动力机

 

 

 

一个想象:

我来到这里看天葬
我看完下山回来洗了个澡
我着凉感冒,高原反应严重
我死了
我在这里进行天葬

 

 

 

 

日出

烤焦的飞蛾,在藏人这里决意孤立,它的翅膀已经燃烧过了,在门那边,在开门的时候,也许是爬过窗户作为一个开始。

 

 

 

 

误听集:
– “我们酒量差不多”
– “因为下面冰太厚”

(以及更多…在本子上)

 

 

 

如果不是种植
那就是记载
语言在完成自己
也许与人类无关

 

 

 

2023.7.26  在甘南高原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

45条评论

  1. 啊我还承诺要帮你收拾
    只能线上灵魂陪伴
    请拿出在我的垃圾家中的勇气,和爽朗的大笑
    🔥🌞🔨

  2. 我好像也获得了一些“表达”需要的力气 从这里 缓而凝聚的

  3. hiahia~
    洗澡晒太阳最开心了
    虽然很想抽烟 但是抽起来又有点艰难 但能给自己抽一支烟的时间的静默 感觉也很不错诶 是不是真的能替代抽🚬呢
    可以试试耶!

    1. 可能是把一种未被认出的假空白和自己吊起来打之后出现的空白

  4. 黏糊 这个词很有意思诶
    它是描述一种 接近本能的靠近吗
    感觉黏糊不会造假
    造假的说法有 靠近乎、贴、舔、套、拉扯、纠缠、拧、攀
    哦好像都是动词
    动词可以用来说 假动作
    形容词用来描述
    描 更考虑像还是不像
    这样是不是就可以逃过某种 道德批判的 紧箍咒
    道德是煞比 是皇帝的新衣 是众的口 是阴谋
    好了 我们还是说 黏糊
    黏fufu的感觉很好 黏fufu的那面的人性感觉也不错

  5. 阿科的好时光!😇

    说到仪式,好像感觉是我们不太能控制的东西,有点玄乎的,可以笼罩包裹我们的氛围。或许也是我们自动投降于它,因为我们需要它,生命需要它…想不清啦…

  6. 是啊 如果想说的是中间状态呢 而这又是需要解释的事情 没有现成的词用起来方便 那么我怀疑有很多人,有很多场合里,人是没耐心听别人说话的 或者说 那些人本来就不会倾听,或者说他们霸道的想要支配、想要统治(说统治也不太对)就是想让对方服从吧,嗯,是一种霸权主义的行为呢,说大了可能是这样吧…

    1. 是,我觉得大和小是一样的,或者说是联通的。人们也许需要有勇气去面对那些小里面的大。

  7. 当我们把毁灭叫做毁灭的时候它才成为毁灭,但它可能透过别人的身体作为完全不同的东西存在。如果毁灭但没有消亡我们可能成为完全不同的人,在未来的某一天,过去和未来又能够连接起来,让毁灭改变了它的名字,在未来阻止了过去的自己。不管朝哪边去,球总是会撞到球,被撞到的会像海绵一样软吗?还是像库边一样坚决。但这不是可期待的事情,倒不如说这是火的运动。

  8. 那,爱情呢
    爱情的语音却总是老套
    不那么牢靠
    总是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